WEF

¿Qué países ofrecen a sus ciudadanos la mejor educación superior?

May 25, 2017

25 May 2017 Kai Chan Distinguished Fellow, INSEAD Innovation and Policy Initiative Los responsables políticos tendrán que asegurar que la educación terciaria de alta calidad sea accesible para todos, no solo para la élite. La educación superior inclusiva podría cerrar las divisiones sociales que separan a la sociedad Las universidades son vitales para el desarrollo […]

Read More

如果存在欧洲难民国,那这将是怎样的一个国家?

March 17, 2017

Chinese language version of WEF Agenda article: If Europe’s refugees were a country, this is what it would look like (14 Mar 2017). 2017年03月17日 目前,欧洲正面临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移民主要来自中东和非洲。不同文化间的碰撞融合使欧洲局势更加紧张,威胁着整个大陆的团结。 我们需要认识到难民对于接收国的价值,这一点至关重要。认识到对饱受战乱之苦民众所负有的道德法律义务也同样重要。 同时,不能简单地认为担忧移民现象的人有排外情绪或种族歧视,否则就是在煽动抵制情绪、播撒分裂的种子,而这一幕正在欧洲和美国上演。 所以,我们应在深入了解眼前问题的基础上,开诚布公地探讨这些问题。 欧洲难民危机的相关数据 下图是2014年10月至2015年10月欧盟地区接收移民的相关情况。 下面,我们来分析一下新移民的社会人口特征。 假想一个由这些移民构成的国家,国民可分为申请人和已获居住权或政治庇护权的人,相关重要数据如下表所示。这些数据基于难民输出国潜在变量的加权平均值而得来,显示了难民国和接收国之间的巨大差异。 如果450多万难民组成一个国家,那么该国大小相当于爱尔兰,但平均财富值却仅与乌克兰差不多。在这个假想的难民国里,人均受教育年限为欧盟的一半,四分之一的成人、七分之一的青少年(15岁至24岁)目不识丁,只有不到40%的人读完高中、20%的人受过高等教育。 排除国民素质因素,在人力资本方面,难民国人均研究生管理科学入学考试(GMAT)得分比欧盟人均得分的标准差小1。 大部分移民是男性,多来自男女不平等的国家。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指出,难民国在男女平等指标上的表现与沙特阿拉伯、埃及、摩洛哥相当。 难民国的人类发展指数,即全社会的生活品质、受教育程度和健康水平的综合指标,只略高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规定的“低级人类发展指数”,相当于东帝汶和孟加拉国的水平。 融合的挑战 身处异国,根深蒂固的习惯和深入骨髓的价值观并不会立刻改变。政策制定者需要确保欧盟接纳的难民能够适应欧洲大陆的规则。 当前的挑战在于,人们倾向于遵守自己社交网络里的行为准则和文化习惯,与同种族、共文化、通语言、同信仰的人交往甚密。比如,美国的大部分白人都没有来自少数种族的好友。 对于这一倾向,人们通常会选择自欺欺人、视而不见。史蒂文·莱维特研究约会模式时发现,即使有些人在交友档案上宣称“不在乎对方的种族”,但大多数人寻找的另一半几乎都是同种族。 婚姻是促进种族融合的有力手段。欧洲人对近亲结婚嗤之以鼻,但这一行为在向欧盟输出难民的国家里却非常普遍。 饮食文化也可以促进融合。然而,以上数据显示,难民国和接收国的生活方式差异过大,导致这条路也走不通了。大部分穆斯林,尤其是虔诚的穆斯林都不饮酒或吃猪肉,而酒肉却在欧盟文化中不可或缺(尤其是在德国)。这个饮食习惯可看作是衡量文化差距的指标。每年,欧洲人都能喝11公升以上的纯酒,而来自穆斯林国家的移民几乎滴酒不沾。同样,猪肉虽是欧盟国家的主要肉食,但在移民国家的食谱上却无足轻重。因此,难民国与接收国的民众之间发展饮食社交的希望渺茫,融合进程困难重重。 从欧盟和德国劳动市场的结构和需求来看,新移民的就业前景十分暗淡。德国奉行知识经济,以精准制造业享誉世界,所以德国对高技能劳动力的需求最大。新近移民的总体教育水平低,移民掌握的技能似乎无法满足欧洲(尤其是德国)的需求。 对LGBT(L:女同,G:男同,B:双性恋者,T:跨性别者)人群的看法也与大部分欧洲人的态度相左。同样的,数据显示许多新移民原籍国没有容纳少数民族的传统。这样的价值观会妨碍他们融入欧盟,毕竟欧盟多元文化相互交融,对性问题也比较开放包容。 最后,语言对融入社会最为重要。尽管有四分之一的新移民懂点英语,但八分之一的移民来自拉丁语国家。只有不到2%的人会说德语。 那么,我们该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呢? 本文并非让大家抓住差异不放,也不是要制造分歧。政策制定者需要先对这些差异进行量化分析,才能开展以下三项重要工作: 1. 了解促进难民融入需要付出何种努力; 2. 评估接收国容纳和融入难民的能力; 3. 解决而非忽视非常普遍的同质化交往和分选问题。 纵观欧洲的移民史及移民融入史,可以知道,移民融入并非易事。吉普赛人在欧洲生活了上百年,但仍是社会边缘群体。在当代,阿拉伯和土耳其移民无法很好地融入当地社会,默克尔因此评论说:“多元文化主义已完全落败。” 如果政府不采取积极性干预措施促进移民融入,银民最终会在欧洲国家形成大规模的亚种群。虽然与当地居民一同生活,却无法拥有高质量的生活条件。 […]

Read More

¿Qué idioma te permite interactuar de manera más integral con la humanidad?

December 22, 2016

My article on WEF Agenda on the most powerful languages in the world translated in Spanish: ¿Qué idioma te permite interactuar de manera más integral con la humanidad? ****************************************************************************** En la actualidad se hablan en el mundo más de 6000 idiomas, pero aproximadamente 2000 de ellos tienen menos de 1000 hablantes. Además, 15 de ellos […]

Read More

世界上最强势的十大语言有哪些?

December 2, 2016

Chinese language version of WEF Agenda article: These are the most powerful languages in the world. (Dec 3, 2016) 2016年12月02日 现在全球有超过6,000种不同的语言,但其中有三分之一的语言各自只有不到1,000人会说。而还有15种语言的使用者加起来,就超过了全球人口的一半。 在一个多语言的全球化社会中,语言是让我们能够与他人交流、允许我们参与社会的文化、经济等活动的首要前提。那么哪些语言是最有用的?如果外星人降临地球,它们学会哪种语言最能有效地和地球人充分交流? 为了定义语言的“有用性”,我们需要考虑语言能给我们铺平怎样的道路。广义来说,语言能给我们带来五种机会: 1.地理:旅行的能力 2.经济:参与经济活动的能力 3.交流:进行对话的能力 4.知识与媒体:消费知识与媒体的能力 5.外交:参与国际关系的能力 所以哪些语言最有用? 基于以上五种机会,我们可以建构一个基于不同领域的有用性,对语言进行比较或排名的指数。语言能力指数(PLI)采取了20个指标以评价语言的影响力(参见下表)。该指数评价的是语言对人类整体而言的有用性,而并非针对受到任何地理环境、人文情况和个人偏好影响的单一个体。这一指数也无法衡量语言和其相关的文化的优美程度和价值。 这一指数面临的一个挑战是:很多指标经常是与民族国家挂钩,而非和语言本身直接相关。此外,单一国家可能对应多种官方语言,而这些语言的使用面和地位的区别也十分复杂。举例来说,即使某一国家中说某一种语言的人很少,这种语言依旧可能成为该国官方语言。其他挑战还包括如何区分语言和方言。因此我们需要一套条理清晰、经得起推敲的方法,将国家要素与和该国相关的语言逐一挂钩(关于这一套方法的说明,可以参见这里)。 接下来的表单列出了语言能力指数最高的全球十大强势语言。英语到目前为止能力最强:她是三个G7国家的主导语言(美国、英国、加拿大),同时大英帝国的遗产让英语具备了全球影响力。英语目前就是全世界事实上的通用语。汉语普通话尽管排名第二,但能力值只有一半。法语凭借其在国际政治中的卓著地位排行第三。第四和第五分别是西班牙语和阿拉伯语。 排名前六名的语言恰好是联合国的六种官方语言,而即便排除掉外交影响,她们也依然排名前六。前十名中剩下的四种语言中,两种来自金砖国家(葡萄牙语-巴西、印地语-印度),两种则是两个经济强国的官方语言(德语和日语)。 为何语言如此重要 对于竞争力而言,语言是一项关键要素。这一指数结果(部分的)揭示了为什么伦敦和纽约是全球两大中心城市。与之相似的是,拥有英语基础的香港和新加坡,比起日语为主导的东京,更能成为亚洲的金融中心。自然,全球十大金融中心城市有八个以英语为主导语言,也绝非偶然。 英语的强势既有积极影响,也有消极一面。英语的地位正在帮助一个全球化社会建立国际交流。但另一方面,英语入侵其他语言并取而代之的“英语化”正在威胁其他较小语言的生存和完整性。例如法国现在正在采取措施,防止英语表述进一步入侵法语。 下图显示的是语言(语言指数)和竞争力的相关关系。竞争力的数据来自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指数,该指数排行前十的国家中,有四个以英语为官方语言,另外六国中,有五国的英语母语使用者或流畅使用者比例也很高,唯一的例外是日本。 语言能力同时可以(部分程度上)解释全球精英想分布。换句话说,全球领袖和塑造者倾向于拥有英语的基础。因此英语普及程度低的国家,拥有的精英人士更少。英语普及程度要比人口、GDP和亿万富翁的数量,更与精英人士的数量相关。因此总是使用英语进行的全球政策讨论,可能忽视那些英语弱国的关切。 抱歉,谷歌翻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全球化让说英语成了世界趋势。但实时翻译之类的科技能不能抵消学习语言的这种需求、让各语言之间更加平等?的确,翻译科技将是一项重大革新,就像GPS地图淘汰了地图集一样。 然而语言不只是把词汇堆叠起来。语言和文化紧密相关,更是人格情感的重要方面之一。 此外,研究证实了多语言使用者能够更批判性地解决问题。类似的是,人们在使用不同语言时,也能展现出不同的人格。简单来说,翻译设备永远不能完全替代人声,也无法带来学习外语的好处。就连谷歌都没能把所有人变成研究者,翻译设备就更不能让我们更了解异国文化、产生共情了。 尽管英语现在主导了全球语言界,未来汉语或者其他语言会不会对其构成挑战呢?这就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2050年最强势的语言是什么语?下表就是语言能力指基于2050年的20个衡量指标得出的预测结果。 现在是不是该把罗赛塔石碑挖出来、重新开始学一门语言了呢? 作者:Kai Chan是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创新与政策倡议的特邀研究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钟源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作者是 Kai Chan , Distinguished […]

Read More